不过这里面的事儿太多而且无论是因为吕布的亲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9:08
 
    曹操看众人是都没有反对的声音,反而一个个都是赞同,他心下满意,然后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最后对众人说道:“今马孟起要有所行动。我军却是不得不防!从即日起,好生休整,然后咱们便再会一会这天下最为强悍的凉州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是齐声应诺。
 
    说实话。这个时候不止是曹操他一个人,包括几乎所有他的属下,都是想到了曾经司隶之耻。毕竟当初己方虽说也是有意放弃司隶没错,可没再他马凉州军手下讨到什么便宜。这个却是没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不仅仅是司隶当初的事儿。包括不太久远的冀州之战,一样儿是他马孟起的凉州军在冀州占到大便宜了,己方还是没能过人家。所以这次在荆州,可以说众人也都是憋着一口气,为什么每次都是凉州军占便宜?什么时候己方也一样儿是能从他凉州军的手底下讨到便宜呢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想法,如今应该说是快要实现了。众人相信,这个时候是己方和孙刘联军联合,那是什么实力。他凉州军可不也得退避三舍吗?所以在听到凉州军近日可能是要有所行动的时候,众人心里自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。有的只是兴奋,个个都摩拳擦掌,就等着和凉州军一战呢。
 
    想想确实如此,你说兵进江夏了,夺取其郡自然是要之事,这个是对。可虽说能夺取下城池,但是最后是哪一方的,这个却是不一定了,众人也都明白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和凉州军对战,这个是肯定的,不止是要强攻凉州军守御的城池,更可能的就是,要和凉州军的大军一战,众人对此是早已久候多时了,或者更准确来说,他们就等着这个时候呢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来江夏的目的,也未尝就没有要会一会凉州军的意思,这个无论是曹操还是兖州军的将士,他们心里都清楚着呢。之前无论是司隶,还是说不久前的冀州,可以说己方说实话,确实是不如人家马的凉州军,这个是事实,早已摆在眼前了。
 
    可曾经是曾经,历史只能是历史,当然也是改变不了的。可如今的荆州呢,确实可以说是另一篇章了,之前的事儿不会揭过去,反而如今是一起报仇雪恨雪耻,那就是比什么都强,难道说不是吗。
 
    可以说兖州军众将,也真是就等着这一日早日到来呢。哪怕这一次还是和人家孙刘联军联手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这个已经是既成事实的东西了,说太多也没有什么大用,而如今众人想要看到的,只是结果。结果便是,己方和孙刘联军联手,把凉州军打残,把他们赶出荆州。说让他们全军覆没,这个几乎根本就是没可能,但是己方联军大胜,这个却还是可以的吧。
 
    兖州军一方就和孙策的想法差不多,对己方还真是,挺有信心的。除了刘备他确实是没有太多的信心之外,无论是孙策、还是曹操,包括他们两人的手下,几乎是人人都认为,把凉州军赶出荆州,几乎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 
    这个倒是不能说他们太过自信,只是,怎么说呢,如果说之前因为兖州军一方,如今人马已经是锐减到没有几万人了,所以哪怕是战力确实不差,依旧强悍,可他们却也不敢说能胜过马的凉州军。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如今凉州军抛开在长沙的那一部分之外。在江夏可还有十几万人,所以这十几万人马是吃素的吗。不止是曹操不敢也不能小看了他们,他属下将领也是一样儿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个也不单单是曹操他们。孙策和刘备也一样儿是如此想法。如果说对于江夏的凉州军具体情况,曹操兖州军一方,还没有特别了解的话,那么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,那可以说是比较了解了。
 
    是啊,怎么说孙刘联军都在蕲春战了那么些时日,所以他们还能不知道更具体的东西吗。
 
    所以如果说在没有和曹操兖州军结盟联合的时候。孙策和刘备,他们确实是不敢说能胜过凉州军什么。不过所谓是“此一时,彼一时”了。如今是又和曹操兖州军结盟联合,所以在孙策看来,还不能把凉州军给赶出荆州?
 
    至于曹操所想的,也同样儿是如此。只是他虽说是没有在江夏亲自带领兖州军和凉州军怎么战斗过。不过之前是在司隶也好,还是说在冀州也罢,可以说凉州军也真是己方的老朋友了,可不是吗,就是如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看着自己一干属下的态度,他确实是满意,心说如此,还能不胜利。不让凉州军吃亏?
 
    曹操这边儿已经是和众人该嘱咐的嘱咐完了,该说的该商议的也都完事儿了。最后他是把手一挥。让众人都下去各自休息了,毕竟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很晚很晚了,所谓该休息的时候,还是要好好休息的。
 
    而且曹操也是一样儿,本来身体就不好,头风病在他看来根本就好不了,所以不早休息,说不好没准哪一日就犯了,犯了的话,那可真是,头疼得要了老命啊!要说曹操这辈子,理想心愿什么的还不是说太多,只是在他看来,都是不容易实现的,而其中有一个就是,什么时候,有朝一日,自己的头风病能彻底被根治,能彻底治愈,也好让自己别在病。
 
    没有经历过这个的人,他是永远也不会了解,头风病的人是何等的痛苦。至少在曹操的心里,他宁可是死了,也不想受这种病的困扰。不过曹操知道,还有那么多事儿要自己去做,还有自己的理想还没有完成,所以不能那么轻易就离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哪怕在犯病的时候,有那么一刻,曹操宁可是觉得自己身死,也比这个情况要好得多得多。可是他是紧咬牙关,硬挺过来了,直到如今。不过病痛的折磨,确实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,但是几十年过去了,曹操算是都已经习惯了,确实如此。
 
    马带着众人向邾县进,其实郭嘉所说,让此时进,马也不是不明白郭嘉的意思。毕竟邾县和其他的县还不太一样儿,因为守御力量,因为守御此城的主将。
 
    在邾县,有着己方凉州军士卒一万五千还多,守御的主将,正是马占据了江夏之后,是特意亲笔书信召来的张任。对,就是如今还没有收服的张任,也同样儿是童渊的弟子,赵云的师兄,张绣的师弟,原来益州军中大将张任。
 
    说实话,对于张任其人,到了如今他也没有真正拜服马,没有拜他为主公,马对此可真是,意见是大了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马他是更加清楚的是什么呢,就是他也知道,不止是自己,无论是曹操,还是孙策,也和自己一样儿,有如此的问题,有这么样儿事儿的困扰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不看不知道,一仔细看的话,就不难现,无论是兖州军的关羽,还是说江东军的张辽,这和己方凉州军的张任。还不都是一样儿的问题。虽说马不知道曹操和孙策,对待关羽和张辽的问题,他们到底都是如何想法。但是将心比心的,推己及人,从自己这儿就不难现,可以说曹操和孙策,他们两人要是不头疼的话,马认为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要说张任,就凭自己手中有刘璋这么个重要人物。还有赵云包括张绣,这么两个和他关系比较紧密的人在,可却依旧是没能让其归心。马有时候也是怀疑,自己这个主公当的,是不是挺失败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马随即想到了曹操和孙策之后,他就由不得一笑。为什么。因为这二位,说实话,好像也就和自己是半斤八两啊,可不是吗。
 
    仔细想想看,曹操兖州军帐下的关羽,要说其人只比张任还厉害得多,绝对不在其之下。可关羽在曹操帐下呢,也是一样儿不怎么爱搭理曹操。不是吗。那兖州军,曹操帐下。也有徐晃,这个和关羽同乡的人物,而且都是朋友,关系不错。更何况,要是没记错的话,曹操把关羽收入帐下的时候,那可是特意去请人家出山的,而当时两人都是什么身份。
 
    曹操那可是天下一强势诸侯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人物,再看看关羽呢,不过就是个杀人逃犯,流落江湖,当起了小商小贩。是啊,说起来,不就是如此吗。
 
    怎么说,曹操对关羽都是有知遇之恩吧,可如今再看呢,关羽还不是我行我素,根本就没拿曹操当什么大事儿。当然这个不得不说,关羽心里有数,他也用他自己所认为的,报答曹操了,要不他可能早就怕怕屁股走人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一想到关羽,他就一笑,自己貌似比曹操还能强点儿吧,反正他是如此认为的。
 
    至于孙策帐下的张辽,马也是有想法,要说张辽之前的主公是吕布,而且他和吕布的关系,自己多少都是知道的,抛开吕布到底是什么人不说,就说吕布对张辽怎么样,马知道一些,但是张辽心里最清楚。
 
    从当年在丁原并州军帐下的时候,两人的关系从开始就不错,相交莫逆,到了最后,张辽跟着吕布是南征北战,直到最后吕布身殒在了江东。
 
    说实话,作为亲手杀死吕布的孙策,张辽应该是痛恨的,不过这里面的事儿太多,而且无论是因为吕布的亲笔书信,还是他的遗孀遗孤,都不能让张辽把孙策给杀了了事。再说了,张辽是个明白人,吕布既然是能在绝笔信中特意提到了种种,就说明他对张辽如何,还是有信心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即便如此,最后的结果呢,如今张辽也是和张任还有关羽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虽说是在军中效力没错,可却没有拜主公,这就一直到了现在。
 
    所以马在想到这些的时候,他也是不得不感慨,其实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,确实是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啊。你看曹操、自己,还有孙策,不都是因为这事儿而苦恼吗。也就是刘备,貌似没有这方面的问题,不过他刘备的烦恼,可以说只能比自己这几个人多,绝对不会比自己这几个人少就是了,难道不是吗。
 
    而关于怎么能让张任归心的问题,马也不是没有问过郭嘉,不过郭嘉对这个,还真是不那么擅长,马也就不指望他什么了。
 
    马也问过贾诩,不过从贾诩口中说出来的很简单,他的意思就是维持现状,就是最好的结果。而一旦张任要是有异心的话,哪怕是有那么个苗头,那就对不起了,直接就杀了完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马看来,这毒士就是毒士,做事儿还是很干脆的。说杀就杀,表情是一点儿波澜都没有。敢情杀人了死人了什么的,对贾诩来说,就是家常便饭了。
 
    不过马当时心说,毒士也不是万能的,至少在让张任归心的这个问题上,贾诩也是没有好办法。而当马问出来,说文和先生,真就是对张任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?
 
    贾诩听了之后,他就是神秘一笑,然后对马说得很清楚。贾诩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,说了,主公,张任他就是那么一个人,维持如今的现状,其实就是最好的结果。俗话说得好,物极必反,真要是逼急了其人,那么此人,呵呵,主公最后估计也只能是放弃了。
 
    马听得清楚,他也知道了贾诩的意思。而后贾诩也简单说了两句,张任是被逼无奈,因为他刘璋在己方的控制中,所以这个事儿,以其人的性格来说,他哪怕是不说什么,但心里的芥蒂,却是很难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